1. <li id="sjqsc"><acronym id="sjqsc"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<tbody id="sjqsc"></tbody>

        <rp id="sjqsc"></rp>
        商幫研究
        宋朝,一個“全民皆商”的朝代
        時間:2023-03-31 09:35:08信息來源:本站點擊:131 加入收藏 】【 字體:

        宋朝確實出現了不同社會群體競相投身于商業的熱潮,這些“經商買賣人”來自各個階層、各個社會集團:宗室貴族、官僚、軍人、士人、僧人、農人等等


        說到宋朝的商業與商人,不能不提宋朝社會的“全民皆商”現象。當然,“全民皆商”是夸張的說法,不過宋朝確實出現了不同社會群體競相投身于商業的熱潮,誠如一首宋詩所描述:“短袴長衫白苧巾,咿咿月下急推輪。洛陽路上相逢著,盡是經商買賣人?!边@些“經商買賣人”來自各個階層、各個社會集團:宗室貴族、官僚、軍人、士人、僧人、農人等等。

          許多宋朝官員都加入商人之列

          按宋朝立法,任何平民都可以從事商業,惟宗室貴族、官僚不允許經商,因為他們都是食祿之人,經商即是與民爭利:“朝廷所以條約官戶,如租佃田宅,斷賣坊場,廢舉貨財,與眾爭利,比于平民,皆有常禁。但在事實上,禁約淪為一紙空文,許多宋朝官員都加入商人之列,生活在北宋中葉的王安石發現,“今官大者,往往交賂遺,營資產;官小者,販鬻乞丐,無所不為?!辈畈欢嗤瑫r代的蔡襄也說,“臣自少入仕,于今三十年矣,當時仕宦之人,粗有節義者皆以營利為恥,雖有逐錐刀之資者,莫不避人而為之,猶知恥也。今乃不然,紆朱懷金,專為商旅之業者有之;興販禁物茶鹽香草之類,動以舟車懋遷往來,日取富足?!?/span>

        宗室子弟雖是天潢貴胄,也甘為商賈事。北宋時,“諸王邸多殖產市井,日取其資”;南宋時,宗室子弟“逐什百之利,為懋遷之計,與商賈皂隸為伍”,居住在泉州的趙氏宗支,投資海外貿易者,比比皆是。

        圖片7.jpg 

          士子、士兵也參與貨賣

          宋朝士子并非一心只知讀圣賢書,有經濟頭腦者不知凡幾。南宋時,每逢大比之年,天下士子都早早來到臨安城,惟四川士子姍姍來遲,何故?原來“蜀士嗜利,多引商貨押船,致留滯關津”。其實不僅四川士子如此,其他地方的讀書人也都借著赴試的機會,將家鄉的土特產帶到京城來賣:“各鄉奇巧土物,都擔戴來京都貨賣,買物回程”,這些赴試的士人“不下萬余人,駢集都城,鋪席買賣如市”。而在唐代,士與商是兩個近乎絕緣的群體,商人不準參加科舉,士子也恥于與商賈為伍,五品以上官員甚至“不得入市”,連市場都不可以進去。

          隨船押運官物的宋朝士兵也多借綱運之機私販商貨,這類記載在《宋會要輯稿》中屢見不鮮:“成都府錢帛鹽貨綱運,訪聞押綱使臣并隨船人兵,多冒帶物貨、私鹽”;“江湖路裝糧重船,多是在路買賣,違程住滯”;“押綱之人,多是請求而得,往往沿路移易官物,于所至州縣收買出產物貨,節次變賣,以規利息”;“諸路合發上供錢糧、金銀、匹帛、雜物等綱,在路多是妄作緣故,住岸販賣”。

        圖片8.jpg 

        清明上河圖中的商業(局部)

          農人棄耕從商,或者半耕半商便是尋常事

          盛唐時期,棄農從商是法律禁止的,唐太宗曾下詔:“民有見業農者,不得轉為工賈?!?/span>但到了晚唐—兩宋時期,農人棄耕從商,或者半耕半商便是尋常事了,“客行野田間,比屋皆閉戶。借問屋中人,盡去作商賈?!薄@是唐中后期的情形;“方今天下之人,狃于工商之利,而不喜于農,惟其最愚下之人,自知其無能,然后安于田畝而不去?!薄@是兩宋時期的情形。

        再舉一個實例:南宋時的岳州,農民“自來兼作商旅,大半在外”,州政府大概為了避免田地拋荒,“欲出榜招召,務令疾速歸業;如貪戀作商,不肯回歸,其田權許人請射(承佃耕種)”,想收回外出經商的農人的產權。但朝廷最終沒有同意,因為戶部認為,“商人田產,身雖在外;家有承管,見今輸送二稅,難許人請射?!北Wo了經商農人的產權,也承認農民兼業的現實。

        圖片9.jpg 

          方外之人也涌入商業潮流

          就連方外之人也卷入到商業潮流中來。在嶺南,依當地風俗,“市井坐估,多僧人為之,率皆致富”;在京師,位于東京汴河邊的大相國寺是最大的商業交易中心之一,“每月五次開放萬姓交易”,“中庭兩廡可容萬人,凡商旅交易,皆萃其中,四方趨京師以貨物求售、轉售他物者,必由于此”,在這里做買賣的生意中,便有僧人、尼姑;在成都,大慈寺也是“地居沖會,百工列肆,市聲如雷”,是成都“十二月市”的重要交易平臺。宋人并不認為紅塵的喧囂、市井的熱鬧會敗壞佛家的清凈,反而認為,這恰恰是人間繁華的表現:“以游觀之多,而知一方之樂也;以施予之多,而知民生之給也;以興葺之多,而知太平之久也?!?/span>

          女性經商也不少見

          宋人筆記《雞肋編》記述了一個開茶坊的少婦:“嘗泊舟嚴州城下,有茶肆婦人少艾,鮮衣靚妝,銀釵簪花,其門戶金漆雅潔,乃取寢衣鋪幾上,捕虱投口中,幾不輟手,旁與人笑語,不為羞?!狈旁诮袢?,大概率會成為網紅式的“茶坊西施”。

          臨安著名小吃“宋五嫂魚羹”的創始人也是一位女子,叫宋五嫂,原本是“汴京酒家婦,善作魚羹”,宋室南渡后,南下寓居杭州,繼續賣魚羹,因為手藝很好,“人競市之,遂成富媼”。宋詩“九市官街新筑成,青裙販婦步盈盈”“憶昔剪茅長橋濱,朱娘酒店相為鄰”“門前健婦能招商,茗碗角鉺邀人賞”,寫的都是活躍于市井的女商人。還有一位宋朝詩人寫了一首長詩,歌詠巾幗不讓須眉的閩南商女。作者吳鉤系知名文史學者,著有《風雅宋:看得見的大宋文明》《知宋:寫給女兒的大宋歷史》《宋:現代的拂曉時辰》《宋仁宗:共治時代》《重新發現宋朝》等。


        (編輯:zhangwh)
        最新文章
        推薦文章
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亚洲精品AⅤ无码精品丝袜足